虽然时间流逝,但威廉柏克 及威廉海尔 依旧是英国爱丁堡最知名的住户。19世纪初期的英国,由于法令限制只有死刑犯、自杀犯、遭遗弃死亡的孤儿的遗体才能够被解剖,然而当时爱丁堡的解剖学领先全欧洲,医学院的解剖练习需求与日俱增,大体供不应求之下,贩卖尸体成为当时的家常便饭。

地狱旅社老板专搞冷冰冰交易 贩卖大体成为当时的家常便饭-黑白漫话
图为威廉‧柏克。1827年11月29日,威廉‧海尔 家中的一名房客唐纳德 在缴清租金前因水肿突然过世,因为损失了一笔生意又要处理遗体,海尔不停的向柏克抱怨,两人讨论后决定将房客的遗体卖给解剖学讲师罗伯特·诺克斯 ,也开始了他们的谋杀生意之路,一共有16名受害者。

 

该连续谋杀案引起后代许多历史学家的好奇钻研,根据研究,第一名房客唐纳德过世后,海尔曾向柏克抱怨「损失租金又麻烦」,因此柏克才提议「可以将遗体卖给医学院,他们会高价收购。」于是他们趁著晚上没人,偷偷将遗体搬出棺材,移到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学院 的解剖室,罗伯特看见两人带来的货物,付了7英镑10便士买下,相当于现今560英镑 。

地狱旅社老板专搞冷冰冰交易 贩卖大体成为当时的家常便饭-黑白漫话
图为威廉‧海尔。尽管两人的谋杀案曝光后以诚实招供,但历史学家对于谋杀顺序依旧不确定,但目前推断,第一位受害者应该是磨坊主约瑟夫 ,因为约瑟夫入住时突然发烧、昏迷,海尔和妻子担心有这样具有感染风险的房客可能会影响生意。于是海尔又找了伯克商量,他们给约瑟夫喝了威士忌后,海尔将约瑟夫闷死,而伯克负责压制住他的身体,防止乱动。他们谋杀了约瑟夫后,再次将尸体卖给罗伯特,这次他们拿到了10英镑的回报。

 

据史学家推断,第二位受害者应该是盐贩阿比盖尔·辛普森 ,辛普森住在附近的村庄,依靠养老金维生,来爱丁堡只是为了赚点补贴。1828年2月12日,海尔邀请她到家中住下,并灌了她许多酒,确保她醉得无法回家。谋害了辛普森之后,伯克和海尔把尸体放置在茶叶箱里,一样卖给了罗伯特。

地狱旅社老板专搞冷冰冰交易 贩卖大体成为当时的家常便饭-黑白漫话
 接下来的受害者是一名来自英国柴郡的男房客 ,他平时便到处游走,售卖火柴和火绒,然而因为他住进海尔家期间,得了黄疸,海尔担心他会像约瑟夫生病一样拖欠租金,或是耽误他的生意,于是再次与伯克使用相同手段杀死了这名房客。且后来的每具尸体都为他们带来10镑收入。

 

同年三月,海尔的妻子,玛格莉特‧海尔 邀请了一位老妇人到家中做客,一样用威士忌灌醉她,并等到海尔下午回到家中再拿褥套捂住酣睡的老妇人的嘴和鼻子,一直到老妇人没了呼吸。同样的模式,海尔与柏克一共重复了16次,每具遗体都是卖给医学院使用,每具都能获得10英镑的获利。

地狱旅社老板专搞冷冰冰交易 贩卖大体成为当时的家常便饭-黑白漫话
 然而,在1828年,海尔与柏克的罪刑终于曝光,因其他房客发现了最后一名受害者玛格丽特·多彻蒂 才赶紧报警。经过当时的法医检验,玛格丽特·多彻蒂的死因可能是窒息,但却没有办法证明是两人所为。于是警方承诺,如果海尔愿意给出证据检举同谋者柏克,就撤销对其起诉。最后,海尔不仅提供谋杀玛格莉特‧多彻蒂的细节,也承认了16起谋杀都是由他们所为。由此,警方以三起谋杀起诉柏克和他的妻子。后续审判当中,伯克被判定对一起谋杀负有罪责,被判处死刑,不久后,便被处以绞刑,遗体被解剖后,至今都陈列在爱丁堡大学医学院的解剖学博物馆。

 

柏克后来表示,他与海尔一共谋杀了16个人,谋杀过程中,他和海尔都处在醉酒状态,他每晚睡前一定要在床边放一瓶威士忌,点一支两分钱的蜡烛一整晚。半夜醒来也是先喝几口酒,有时候一喝就是半瓶,因为这样他才能入睡,除此之外,他也会依赖鸭片来麻痹自己的良心。这起连环谋杀案件使公众意识到医学研究对人体的需求,也让大家意识到其实医生一直以来都与盗墓者和杀人犯有勾当。最后也促成了1832年英国解剖法的通过。这个谋杀案也有被写成小说及翻拍成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