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山田花子

阅读顺序:从右向左←

《孩子的朋友》你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黑白漫话

《孩子的朋友》你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黑白漫话

《孩子的朋友》你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黑白漫话

《孩子的朋友》你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黑白漫话

《孩子的朋友》你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黑白漫话

《孩子的朋友》你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黑白漫话

《孩子的朋友》你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黑白漫话

《孩子的朋友》你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黑白漫话

小时候养死过小动物吗?

孩童如何看待小动物的生命,以往的影视作品中,往往看到两极表现,要么是天真的残忍,要么是稚气的慈悲,两者都有大人们故作“友邦惊诧”的刻意,前者借此说人性本残忍,后者借此说人性本善良,明明是两种冲突的观点,却往往被同时认可。也许前者其实是出离,后者其实是无害。

山田花子以她独特的敏感,给了我们比较复杂和立体的呈现,心智依然混沌的孩童,对世界处于摸索阶段,碰触到生死的只是许多触手之一,并不另眼看待。在雏子这里,成年人的重视、轻视和无视,被一视同仁了,就像悬浮着颗粒的清水,还没有调匀。比如虾首先是朋友,然后是食物,最后还是朋友,对成年人来说无法并存的态度,对雏子来说并不冲突。

漫画里的童年情境相当真切,也是看点,细节提示:憋尿时雏子丢下的书是《樱桃小丸子》,用放大镜烧蚂蚁的男孩正用小拇指抠小鸡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