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注:伯母,指姨妈或姑妈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注:上两页是连页,横版可见↓↓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海边的叙景》是柘植义春1967年的名作,因为独特的叙情性广受赞誉,漫画的舞台是义春幼年居住过的千叶县大原渔村,大原海水浴场。漫画中钓鱼的悬崖是八幡岬,但此处其实有20~30米高,并不能垂钓,可以理解为义春对场景素材的再造,因为漫画中钓鱼的表现迫力十足,令人印象深刻。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图:大原的海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图:八幡岬

女人诱惑男人,最终夺走其生命,很可怕。女性依次夺取男性拥有之物,开始是取走墨镜,然后是取走香烟,取走雨伞,主动奉上的蜜豆不知算不算,最后夺走了他的生命,结尾跨页,在偏僻的海边,男人体力不继,却仍然在女人指示下游泳,女人说感觉很好,但读者看着这阴沉的一幕,两个压抑的黑色剪影,丝毫不会感觉很好,尤其是近处打着伞死神一样诡异的黑影,给人强烈的不安感,可以推测这是男主角死于大海的设定,最后一幕的海景实际就是女性将男性吞没的象征。

除此之外,大致还有食人章鱼暗指女性,悬崖处上钩死去的鱼,以及男人待在码头等女人时,仿佛骨壶上遗照一样的阴郁描绘。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这是相当令人惊异的观点,遗憾的是我不能阅读原文,也许还有更多论证精彩之处,这虽然并不符合我反对强戏剧化的主张,但也证明柘植义春的作品具有多重解读的可能性。

搁置清水正的解读,更广泛更具普及性的观感应该是这个作品传递了一种微妙,是柘植义春之前没有,之后也罕有的,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彼此若有若无的好感,却没什么发展就结束了。对比青漫就可以发现,那些青年漫画家们其实是很懒惰的,他们着力于表现模式化的成人世界,依赖戏剧性,很少把关注放在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之处,因为那需要花很大力气却不容易被读者领会。这则漫画中,最著名的台词是女人对男人说“你真是个好人”,不知这算不算最早的好人卡之一。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让我们细读一下此处的分镜。1,男人扫视女人,目光经过比基尼的三角裤,表情欣赏而不猥琐。2,对着她的脸说“很适合你啊”,这是毫无侵略性的表态。3,男性始终处在低于女性的位置,目光朝上说出了关键台词“很美啊”。4,他以坚定的目光重复了这一句,实际相当于告白的“很美”,但依然是以下示上的角度,所以无法给女性压迫感,她恢复了坦然,转头侧向他发了一张好人卡。

《海边的叙景》对女性的描绘,可以在同期的《红的花》以及稍早一些的《啾啾》《沼》等作品中找到相似之处,和后来具有强烈真实感的熟女形象不同,1967年,义春塑造的女性角色依然是具有神秘感,男性好奇与渴望的化身,她具有强大压迫力,完全控制着局面,甚至男人的生死亦在其一念之间,因为至少这一刻,他愿意为她而死。从这个角度来说,清水正看似过度的解读不无合理之处,彼时义春也许深植于潜意识的对女性的向往,恐惧,敬畏,涉及素材的选取和创作的控制,显然都不是无心之举,他以绝佳的敏感和表现力创作了这篇漫画,将真实的自我袒露在读者面前。

附:奇妙细节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图:省略了过程,男人眼神无奈,女人似乎拿走了他的墨镜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图:上下两格的比较,可以发现上格男人头顶两条斜线支撑是不存在的,这是笔误?还是刻意的遗像化处理?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

图:女人最初穿的平角泳裤和男人最后穿的平角泳裤款式一样,是另有所指,还是省略了男人向女人借泳裤的情节?

柘植义春《海边的叙景》对真实世界男女关系的描绘-黑白漫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