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Emile Bravo

一则和恐怖主义有关的无字漫画,人物间的对话也以图画示意,不难理解。来自瑞士漫画杂志《STRAPAZIN》No.96

阅读顺序:从左向右→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绝境》向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黑白漫话

 

阅读无字漫画需要一些耐心和经验,当然我推荐大家自己阅读体验,但如果读两遍后,仍然有不理解的地方,可以参考我的这篇解说。

第一页

在某中东地区,弟弟拿着弹弓一直想找猫来打着玩,主角正值青春期,幻想本族女人中。经过外国大兵时,他们吹口哨叫两人过来查证件,主角发现自己口袋破了,解释钱包丢了,却被外国大兵误会成骂自己蠢驴,于是贴墙制住,讯问父母是谁,主角回答说父亲已死。另一个大兵发现并没收了弟弟的弹弓。

第二页

大兵问弟弟:你是那个用砖头砸我的小子吗。弟弟索要弹弓。大兵不耐烦的喷了母亲一脸烟雾,继续索要证件,激怒了主角的弟弟。

第三页

冲突升级,大兵骂主角母亲为老巫婆,主角母亲则骂大兵是狗养大的。

大兵让他们转过身去,准备当靶子射击,幸亏女士官长及时赶到制止,她训斥大兵们是否脑子有问题。主角对女军官心生好感。

第四页

被长官训斥的大兵们心中默默骂着母猪,背后小声开着荤玩笑发泄:操这只母猪。而主角正长篇大论解释。女士官长声称他自由了,让他回家,注意图示体现出公事公办的理性口吻,和母亲所用的笼中鸟的感性修辞完全不同。女军官继续训斥三个大兵有如野蛮的牛仔,主角想着她一路回家。家中的极端主义教派头目正在布道,宣扬六芒星犹太人的邪恶。母亲以为他是自己从监狱结床单逃出来的,主角回答是美丽高贵的犹太女军官释放了他,弟弟则继续索取弹弓。

第五页

母亲告诉主角那女人是只被大兵们操的母猪。犹太人都是该死的,你要去用炸弹炸死他们,弟弟持续要弹弓,没人理他。主角想着美丽的女军官,母亲和教派头目强调犹太人都该死。注意,男人讲理念和讲实战时是有区别的,讲实战就连防护掩体的细节都提到,讲理念就强调圣战的高洁,以古训为基础的弯刀为图样。而母亲则把信仰理念和炸弹直接挂钩,明显政治素养较低。

主角拒绝了,一直被忽视的弟弟忽然刷存在感,要求去炸死他们,这是弹弓引发的血案,恐怖主义甚至无需蛊惑和洗脑成功,只要放任无理性的仇恨就可以了,如孩童或者孩童一样缺乏理性缺乏自我意识的人,不知生命宝贵,为了极小的理由,就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而这正是恐怖主义的可趁之机。在母亲痛心怒骂儿子发花痴,表示没他这样儿子的噪声中,主角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郁郁寡欢的坐下,种种念头涌入脑海,喜欢女军官,又为发花痴而自觉羞愧,还痛恨三个大兵,这时他看到了平衡人间正义的蝙蝠侠海报。

第六页

幻想中,他拯救了在大兵淫威下织毛衣的女军官,而她爱上了蝙蝠侠的自己,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母亲拥抱弟弟,极端教派头目担心拥抱会引发炸弹爆炸,赶紧惊惶制止,然后他告诉主角的弟弟,去死吧,你已经获得打开天堂大门的钥匙。

第七页

主角穿着蝙蝠装爬窗逃走,母亲怒吼着没有这样的儿子。主角爬上楼顶,被拿着巨型弹弓打猫的混混击中,看似弘扬美国主流价值观的英雄主义娱乐文化,已经开始渗入这个阿拉伯世界。

第八页

主角昏迷中,楼下发生了爆炸,有一摊东西掉到他眼前。太阳当空照,鸟儿对他叫,美好的一天开始,然而眼前却是女军官的半截脸,惊慌中主角向楼下望去,白人们正在清理爆炸后的现场,他看见了弟弟的衬衫和一些血肉。

第九页

主角狂奔回家,三个大兵开着铲土机经过,到家家已经成了废墟,母亲被压死在废墟下,邻居老人告诉他发生的一切,母亲阻挡前来报复的大兵,说丈夫已经死了,小儿子被炸死了,大儿子是个娘娘腔花痴,她也不想活了。于是就被再无女长官约束的大兵们碾死了。

第十页

极端宗教头目搂着肩膀带走了哭泣的主角,以圣战之名宣扬恐怖主义,动员恐怖袭击,以自杀炸弹来消灭犹太人。在这最后一页里,这位极端头目一直占据着分镜的高处,俯瞰和掌控一切,一系列事件后,加深的唯有分歧和仇恨,世界进一步非理性,而这正是恐怖主义的土壤。受到鼓舞的教众离开去执行任务,只剩下主角还颓坐在原地,最后一幕,极端宗教头目将他带进了自己的卧室,做什么不得而知,然而门口牌子上写着这样几个字:no way out。

总结,在这篇无字漫画中,主角有善良懦弱的性格,和世界各地的年轻人都无不同,有理性,有人性,并不盲信,然而这样的人最终在恐怖主义的环境下失去一切出路,个人幸福的可能性完全落空。女军官有着理性的态度,约束下属的恶,却被意外炸得只剩下了半截脸,这残忍绝望的场面似乎预示了一切只有无解的结局。在种族仇恨的影响下,语言成为隔阂,也许以无字的形式来创作这则漫画是最合适的,人们充满偏执和隔阂的交流,变成了滑稽的图示。

漫画中,任何善念和理性,以及想要好好生活的人性欲望都被碾碎覆灭,被弹弓打过的白人大兵憎恨和警惕当地人,当地人因为他们的态度更增仇恨,双方敌意不断升级,恐怖主义则负责终结一切,双方最终都以非理性的态度残忍对待彼此,约束白人大兵们的程序形同虚设,需要一个女长官才能控制住,这已经说明实际上他们杀掉几个当地人,恐怕不会被追究什么责任,这种对生命的漠视,实际是同时存在于双方的。漫画家并未预设政治立场,而是完整展现了恶是怎样彼此作用,并不断循环和增生的。

看似一切无望中,有没有真正的解决之道呢,漫画实际是给出了答案的,那就是对生命的意识,对生活的热爱,虽然主角非常软弱,但他渴望好好生活的欲望,其实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在任何时候,枯燥的仇恨和极端宗教,都未能蒙蔽他的双眼,他真挚无差别的感受外界,从未将自己的判断交给他人。

恐怖主义最大的敌人是什么,我想应该是令每个人都有好好生活的欲望,一旦学会尊重和热爱自己的生命,这样的人不会去做自杀炸弹,也不会漠视他人的生命,在大脑里就筑起了对恐怖主义和种族仇恨的屏障。很多年前我奇怪获得过一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中文漫画集,一直摆在书架上轻易可以拿到的位置,上面有这样一段话:人们不需要接受任何教育就可以去毁掉一座学校,掠夺一个村庄,或者发动战争,而和平,是需要通过学习才能获得的。

谨向巴黎恐怖袭击中的无辜受难者致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