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又是一年中秋。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背着包、拎着大箱子,告别家乡的亲朋好友,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离别前,朋友们送我到火车站,我一副很潇洒的样子,安慰他们:聚散终有时,我会常回来的。等到火车开动了,我望着车窗外逐渐模糊的城市夜景,不舍、忐忑、踌躇,所有的心情一下涌了出来。

神吐槽:卧槽周刊:中秋快乐,北漂快乐图片

这是我第二次北漂。2011年下半年,我北上到某门户实习。巧合的是,当年来京也是在9月,也是来了没多久就过中秋。

在当时还在北京读研的大学同学宿舍蹭住了两天后,我在离公司五六站公交的小区租了间房。是一个东北妹子转租的,房间很小,隔断,暗窗,只能摆下一张床和一个小衣柜,好在价格便宜,一个月只要500。

实习了没几天,中秋就到了。当天没上班,我在小区附近找了家店,奢侈了一把,要了份炒饭,还点了几个串。边吃还边自我感慨,这特么就是生活啊!

接下来的实习时光,除了一周五天班,休息的两天时间,偶尔找同学吃吃饭,大多数时候,要么宅在房内看剧,要么去国图看书。有时候因为宅一天,没人说话觉得难受,就给学校的同学打骚扰电话。实习结束临走前,我暗暗发誓,老子再也不要来这个鬼地方了,孤独啊!

神吐槽:卧槽周刊:中秋快乐,北漂快乐图片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轻易立flag,不然打起脸来可疼了。

过去三年中,我被很多次问过,你干嘛要来北京?准备长期待下去嘛?有没有想过再回老家?我称之为“灵魂三问”。

第一个问题,主要是没得选。进入15年后,我所在的报社经历了一波大动荡,加上感觉工作到了天花板,我陷入了巨大的焦虑中。7月底休了个年假,打算调整下心态,没想到回去上班后,状态更差了。两个星期后,我向领导提出了离职。

刚离职的那几天,简直爽歪歪,每天睡到天昏地暗,顺带把驾照给考了。然而还不到一个星期,我就开始受不了了,没工作就没安全感,心中空落落的。当时刚好北京一家知名都市报在招人,抱着试试的心态投了简历,又去北京面了试,然后收到了offer。尽管并不想再干报纸了,但当时也没别的选择了,只得硬着头皮北上了。

神吐槽:卧槽周刊:中秋快乐,北漂快乐图片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裸辞,不然你也不知道。

至于第二第三个问题,你问我,我问谁?

最后,祝大家中秋快乐,祝我北漂快乐。


我莫名其妙就被宰了

前几天去理发店洗头,顺便剪了刘海。不知是我没说清楚,还是理发师自我发挥的欲望太强烈,剪出来的刘海笨笨的,呆呆的,和我想象中差了十万八千里。

看着自己土味十足的发型,我心中一阵崩溃。

发型师看到了我满脸的惊悚,赶紧宽慰:没事的,刚剪完后有些死板,过几天就好了。

这句话稍微安慰了一下我的沮丧。但抬头一看镜子,我又陷入灰暗之中,脸上实在是挤不出一丝笑意。

神吐槽:卧槽周刊:中秋快乐,北漂快乐图片

发型师不慌不忙,接着说:你的刘海现在有点短,其他的头发又蓬蓬的,看上去不协调。要不给你做个直发,相信会很好多。

她还告诉我,整个过程要两个小时,工序有些复杂,需要上药水,上压板,还要离子烫,还反复跟我强调:我们是专业的,保准让你焕然一新。

我像抓住了一根稻草似的,赶紧问:多少钱。

发型师说:我们现在搞活动,可便宜了,原价六百多,现在只要三百五。

如果是平时,我可得仔细算算性价比,但现在为了补救残局,哪还顾得了那么多,立马答应。

我放心地将自己跟头发交给她,满心期待最后的蜕变。发型师动作麻利,上了直发膏,十多分钟后,帮我洗头,吹干。然后跟我说:你看这个效果怎么样。

头发是直了一些,但配上糟糕的刘海,整体感觉依然怪怪的。

神吐槽:卧槽周刊:中秋快乐,北漂快乐图片

见我有些疑虑,发型师说:其实我觉得你这样就可以了,如果再用离子烫,用夹板,就会损伤发质;而且头发拉得过直,不真实,不自然,也不好看。

我被她说得糊里糊涂:这是什么意思?头发这就做完了?不是说好两个小时,工序复杂吗?

发型师耐心地跟我解释:我可以继续帮你往下做,但我觉得做完整道工序后,效果不好。现在这个程度,刚刚好。咱们见好就收,过犹不及。

我一脸懵圈,敢情我花了几百块大洋,就剪了刘海,洗了个头,上了十分钟的直发膏,然后再吹干?

我怒而不语,发型师温柔地跟我说:如果你愿意承担后果的话,我可以继续为你做。

她把结果说的那么恐怖,我哪敢继续啊!很想跟她大吵一架,但实在不想在公共场合大动肝火,把局面弄得难看。只好自己退一步,付了钱,让别人海阔天空。

回到家,上网查了下直发膏的价格:均将不到一百元。

感觉自己狠狠地被宰了,暗下决心:此后再也不去那家店了。

神吐槽:卧槽周刊:中秋快乐,北漂快乐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