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场所,女性穿着暴露合不合适?这是我国社会一个经久不息的辩题。

  最近,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的一本《高中生公共安全教育读本》给出了杀手锏级别的答案。读本指出,心理学家认为女性的以下几种行为,有性骚扰男性的嫌疑:

  1.女性在公共场所衣着暴露,衣不蔽体,是对男性“首当其冲的性骚扰”。

  2.女性在男性面前说话粗放,过分大方,是性骚扰。

  3.女性举止不端,或搔首弄姿,或动作夸张、惹人眼球,容易让人男性想入非非也是性骚扰。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一时间,舆论炸锅。敢问这位心理学家,能否出来走两步?

  以前大家讨论的焦点还是“女性着装的暴露,容易遭受到性骚扰”。例如前一阵子,四川乐山一女乘客遭到出租车司机性骚扰,有人苦口婆心地奉劝妹子多穿点,因为着装暴露会增加犯罪概率——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如果一个人家里有很多珍宝,被贼偷走了,我们不会去责怪主人为何把珍宝放在家中,主人也不会因为疏于管理而要去承担责任,法律和道德只会去谴责和惩罚小偷。为何到了性骚扰案件中,反而要去责怪受害者着装暴露?

  这样的荒谬逻辑,自然是站不住脚的。但没想到的是,黑龙江的这本教育读本,在这上面又进了一步,直接认定“女生的着装暴露和举止不端,构成对男生的性骚扰”。

  而这还不是一本普通的读物,也不是某位网友的一家之言,它是一本面向黑龙江省高中生的公共教育读物,向中学生普及公共规则和基本的道德法律规范。很难想象,数万学生接受这样的普法教育后,会发生什么——

  如果某位男生对女生进行性骚扰,会不会反过来指责女生“穿着暴露、举止不端”性骚扰在先?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想起今年四月,一女性网友在微博上爆料,自己在朋友车内睡着了,差点被朋友的司机强奸。令人寒心的是,事发后,朋友的反应非常冷淡,还劝她不要把事情闹大。委屈的女生讲述事后经过时,反复强调,“我没有喝醉”、“衣着得体”、“平日里也自尊自爱”。

  估计在写下这篇文字前,她已经听到了盘旋在她头顶上的声音:“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你是不是给人造成了误会?他为什么不找别人不找你?你是不是穿得少,活该被她骚扰……”所以,她才反复强调自己衣着朴素、行为端正,这样别人才会相信自己是受害者。

  照这样下去,女士们在遭受性骚扰后,都要先展开深刻的自我检讨,看看自己有没有不得体的地方;为了防患于未然,避免自己被他人指控为“性骚扰”,最好先参加一下女德班的培训——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说到底,写这本教材的人,还是抱着“女性原罪论”的观念,认为女性的着装、言辞是导致男性性骚扰的诱因。可怕的是,抱有这样观念的人还真不少。

  就在上一周,湖南农业大学一男生给学校图书馆写了封投诉信,说女生穿短裙、短裤、漏肩露背,是对男性的“性骚扰”,严重影响学习秩序和氛围。

  接到投诉后,湖南农业大学图书馆马上做出了回应,对女生入馆着装作出要求:不得穿背心、吊带装等露背装,而且裙子、短裤也必须超过50公分。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可湖南农业大学图书馆雷厉风行的行动,却招来了无数的非议。在舆论的压力下,图书馆最终撤销规定,并发文道歉。

  在道歉信里,图书馆说对“给同学们造成的困惑与不便”表示歉意。但并没有说明具体造成的“困惑与不便”是什么?也没有说明为何之前出台“女生短裙必须50公分”的举措是不合适的,更没有回答引发争议的根本性问题——女生穿得少,就性骚扰男性了吗?

  那么,到底什么才算是性骚扰?

  其实,国际上对于性骚扰的形式,尚未有统一的界定。但纵观国内外,都没有哪条法律法规说“女性着装暴露”是性骚扰男性的。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在发生的女性被侵害案件中,没有任何数据或者理论证明,受害女性的穿着或言辞与成为受害目标有必然关系。

  想起最近在网上很火的一段韩剧片段。

  《汉谟拉比小姐》中,高雅拉饰演的女主是一位见义勇为、好打抱不平的法官。一次坐地铁时,她发现一位猥琐大叔,趁乱摸身旁年轻女孩的屁股,而受害的女孩不敢吱声。

  汉谟拉比小姐是怎么做的呢?首先,她用手机拍下视频,然后再“温柔”地警告——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最终,猥琐大叔被警察抓走,汉谟拉比小姐完成了漂亮的一击。可回到单位后,却受到上司的训斥:“这种事报警,交给警察就行了。你作为一个法官,干嘛要抛头露面呢?”

  汉谟拉比小姐很疑惑:“难道看到有人被骚扰,我不应该出来主持正义吗?”

  没想到上司回答说:“穿那么短的裙子才会遇到那种事啊。

  汉谟拉比小姐大跌眼镜。虽然上司是位资深的法律工作者,但他骨子里依然是个“女性原罪论”信奉者,认为是女性自己着装的原因诱发了他人的犯罪。

  于是第二天,她穿着非常漂亮招摇的花裙子、黑丝袜来到庄严的法院。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这当然逃不过上司的一顿训斥。汉谟拉比小姐虚心认错,乖乖回去换衣服,结果穿成了这样——

神吐槽:厉害了,这个“教育读本”重新定义了性骚扰图片

  她说:我想部长(上司)说得没错,女人不应该穿得暴露,女人应该穿得斯文。男人又有什么错呢?

  怼得漂亮,为小姐姐打call!是啊,男人又有什么错呢?鲁迅的《小杂感》曾有过这样一段话:

  “一件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马想到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飞跃。”

  只是为了避免让男性展开飞跃般的想象,就让女性牺牲掉着装的自由,甚至将女性着装暴露认定为对男性的性骚扰,这样的逻辑,太强盗了,也太落后了,对女性带来的潜在伤害,也太大了。

  (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