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天津,可它却容不下我的灵魂

  看到天津最近频频上热搜,作为一个曾在天津生活工作多年的外地人,我也倍感荣幸。

  说实话,天津是个好地方。城市富有历史风韵,生活节奏缓慢,氛围舒适从容。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天津人民也很热情。在大街上问路,大爷大妈一定会停下来,尽他一切所能,为你指点迷津,绝不让你多走一步冤枉路。

  如果你在景区买10元一套的煎饼果子,大爷大妈们也会语重心长地教育你,这太浪费钱了。明明在很多地方可以买到5元一套的——还可以加两个鸡蛋。

  如果你想了解天津著名景点五大道的历史风情,也不需要另外聘请导游,在路边打一辆出租车,天津本土司机会拉着你,围着五大道绕一圈,不等你开口,他一定会如数家珍一般,告诉你每栋建筑的前世今生。

  在天津,你很难会觉得生活无聊。去茶馆听场相声,去鼓楼看看历史建筑,去五大道感受民国风情,去海河边上漫步夜游……这样一座无处不充满生活气息的城市,你有什么理由不爱它呢?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我之前在天津媒体工作。作为一个新闻科班出身的人,在一个保守的媒体环境里,我不敢说自己有新闻理想,这马上会让拉开你和同事间的距离——比起新闻,他们更愿意聊聊生活,聊聊孩子。记得当时领导还语重心长地教导过:工作时,不要只聊妈妈经,要多谈国家大事。

  在外头,我不敢说自己是记者,因为天津市民会马上拉着你质问,为何不帮他们多解决点问题;在外地媒体同行面前,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就更不敢提自己来自何方了。

  其他行业也差不多。我有一回去采访一群在天津推广高雅文化的人。有做严肃话剧的,有做古典音乐的,也有引进西方大型歌剧的。他们大多是天津本地人,在外成功后,想着改变家乡的文化生态,以让天津配得上它国际大都市的地位。但一腔热血投下去,换来却是满头包——尽管演出的票价很优惠,但天津人就是对高雅的文化不感冒。

  一位话剧院的老总跟我说,天津人以前没买票看剧的习惯,都靠各种关系拿赠票。他实施市场化改革,取消了赠票。结果改革第一天,只有两人来买票,当时心一片拔凉。后来经过两年的努力,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他也说了,要培养天津的文化氛围,不是一代人的事,是几代人的事。

  不少搞文化的老总,都很羡慕北京——北京外地人多,天津外地人少。天津本地人生活安逸,亲戚间串个门打个牌,一起去听个相声,生活很丰富了;而外地人在大城市辛苦孤独地打拼,更需要文化的慰藉。

  我还曾去拜访天津一位非常有名的脑科专家,在海外留学工作多年,回到天津最好的脑科医院,担任某领域带头人,取得成就荣誉无数。可50多岁的他,依然想着跳槽去北京。他说,天津平台还是太小了,人的视野也比较窄,很多项目都申请不下来,周围也没有那么多人才。如果想接触更前沿的研究,还是得出去。

  连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为了灵魂,都这么拼,身为年轻人,我怎么能不努力呢?

  所以,我离开了。从此遥祝天津。

  (在天津流浪多年的猫)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作为一个北漂两年多,自觉户口无望的新闻民工,最近一直在关注隔壁的“英(qiang)才(ren)”计划,也曾心动过。如果可以的话,拿天津户口,在北京工作,不也挺好的么?

  不过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就在我犹豫的当口,天津以一天一个“补丁”的速度,彻底把这条路给堵死了。也好,安安心心做几年北漂吧,大不了过两年再回老家种田。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其实,我犹豫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去过天津好多次了,对天津的印象一直不太好。

  最早一次去天津还是2011年年底了。那会我从南方来北京实习,一个在北京读研的同学报考天津的公务员,要去天津面试。当时正好周末,他问我要不要去天津玩玩,我想着周末没事,又快要离开北京了,于是就买票去了天津。(结果到了北京南站才发现没带身份证,好在车站内有办临时身份证的。)

  同学面试完,我们逛了逛天津站前的意大利风情区,又去了海河边和古文化街,临走时还买了两袋十八街麻花。

  等我们吃过晚饭来到天津站,城铁票已经卖光了,只好买了最早的普通火车票,站了一个多小时回北京。火车上,我开了一袋麻花,吃了一根,然后把剩下的扔给同学,你带回学校吧,我不吃了,一点不好吃。

  说实话,那次天津之旅过于短暂,活动范围又窄,对天津没留下太多印象,也无所谓好坏。

  同学后来通过了面试,在天津扎下了根,买了房、结了婚。我回到学校后,忙了一年论文,毕业后进了老家的媒体。那几年,我们联系渐少,也没再见过面。

  2015年再度来到北京后,我又联系上了他,他邀请我有时间去他家玩。于是抽空找了个周末,我买票去了趟天津。同学开车来接我,从天津站去他家路上,车没开出几公里,我看到大马路边停满了车,一个车旁站着一个小摊贩,在那大声吆喝。卖衣服鞋子五金用品,各色小商品应有尽有。

  这不太对啊,怎么像从大城市进入了县城?我同学笑了笑说,天津嘛,就是个大县城。

  再往他家开,县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有挺长一段马路,红绿灯都没一个,路两边并列着一排矮矮的饭馆,大货车开过飞扬的尘土,像极了老家的县城。

  到了他家所在的小区(离火车站大概20公里),看到一栋栋楼房孤立着,周边是未开发的荒地,也没见什么配套基础设施,感觉比郊区还郊区。他说,你可别看小区看着不咋地,我当时买才七千多,现在已经翻了一倍呢。

  我听了直摇头,什么鬼地方,就这破房子还卖这么贵。等我后来再去时,他说已经涨到两万多快三万了。不过那时候我已经对中国房市产生免疫了,再咋变化也都波澜不惊了。

  最近这两年,我又多次去天津,除了吃的比北京稍便宜点,其他感觉是:绿化不好、灰尘多,交通也挺拥挤。今年元旦去天津盘山滑雪,见识到管理比菜市场还混乱,排队四小时滑雪一小时后,我对天津更失望了。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不过有一点挺好的,从天津坐飞机要便宜不少。五一去珠海玩,我买的从天津飞的航班,比从北京飞便宜了近五百。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闹了许久的伊涅斯塔转会案终于画上了句号,日本J联赛神户胜利船成功击败绯闻竞争对手中超球队天津权健和重庆斯威,抢下了这位久负盛名的世界“第一中场”。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不少中国球迷,尤其是巴萨、西班牙球迷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扼腕叹息甚至痛哭流涕,听闻更有甚者抛出“悲观论”,之所以小白(伊涅斯塔)不来中超,完全是因为中国在足球乃至各方面全面输给日本所致。

  虽然对这种言辞不屑一顾,但我还是想给大伙讲一下,为什么小白不来中超反而是一件好事。

  在转会之前,小白已经为巴萨效力了22年,在考虑转会的球队时,他也有自己的考虑。首先是不能与巴萨为敌,这样就排除了欧洲的球队;其次,挣的不能比之前少吧?最后,转会必须要跟自己的红酒生意搭配一起,说白了就是为红酒事业开拓市场。

  第一条咱不讲了,先说第二条,工资问题。

  众所周知,中超这几年在购买外援上大肆烧钱,一度有赶超意甲,德甲的惊人表现,以2017年为例,世界足球运动员年薪前十的球员里,有5人都在中超踢球。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其中曾在上海申花效力的特维斯年薪达到3198万英镑,约等于3650万欧元。而据《日本体育报》披露,神户胜利船将和伊涅斯塔签约3年,年薪在2500万-3000万欧元之间。

  从支付年薪的角度讲,小白虽然选择和J联赛球队签约,并不因为是中超球队没有钱。那为什么中超球队没能签下小白呢?

  因为足协有规定。

  2017年夏季转会窗口前,足协连续发文,《关于限制高价引援的通知》《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解费相关工作的实施意见》让所有枕戈待旦准备在夏季大展拳脚的球队凉了半截。

  意见稿指出:

  在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内引入外籍球员资金支出未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人、引入国内球员资金支出未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人的相关俱乐部,不需要交纳引援调节费用。而超过这个范围的,应等额缴纳引援调节费用。

  此后在冬季窗口,足协也根据夏季转会出现的部分球队钻空子引援避交调解费用的漏洞,对规则予以进一步完善,并发布了《关于在2018年冬季注册转会期继续执行收取引援调节费的通知》。

  而这两个转会窗口足协重拳的出击效果似乎立竿见影,两个转会窗口,各支球队就连转会消息都少得可怜,更别说高昂的外援引进了。

  在足协连续发文严格要求不许天价引援后,不难想象天津和重庆一定经过了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

卧槽周刊:天津能兼顾肉体和灵魂?我咋不觉得呢图片

  在来看第三条,小白早在2010年,就创立了自己的红酒品牌“Bodega Iniesta”,此前有消息称,签下伊涅斯塔的球队会帮助他在两年内推销600万瓶葡萄酒。“开拓红酒市场”显然比踢比赛更为重要。

  作为一位美食爱好者,我实在无法想象“红酒配煎饼”或者“红酒配火锅”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搭配,哪位有喜欢黑暗料理的朋友可以在尝试后留言给我。

  小白不来中超,不必觉得遗憾。中国足球想要有提高,与其花天价签约外援,不如踏踏实实抓青训,或者购买当打之年的外援。

  真小白粉的话,买瓶红酒支持一下也就是了。

  【互动话题】

  1.你怎么看待天津的抢人大战?

  2.小白不来中超,你觉得是好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