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的“我”不是我!

  河南新乡33岁的胡红岩心病难消。10年前,一名陌生女子盗用其身份信息在郑州盗窃入狱半年,刑满释放后就消失在茫茫人海,倒把案底留给了她。而按郑州市警方相关要求,必须要有假“胡红岩”的真实身份信息,才能删除胡红岩的“犯罪记录”。

神吐槽:证明“我”没犯罪,有那么难么?图片

  依照这情形,这假“胡红岩”一天不给找着,那胡红岩就得一天把盗窃入狱这口大黑锅给继续背下去了。

  可当年连警方都没调查清楚身份的人,又叫胡红岩到哪儿找去?即便警方找,都10年过去了,又没名没姓的,再要找到人又谈何容易?说不定人家早就改过从良、嫁人生子,过起正常人的生活了。难不成等她重操旧业、再次犯案时被抓着了,通过血检、DNA比对等途径给揪出来?简直是大海捞针一样渺茫啊!

  盗窃入狱这口大黑锅,胡红岩可是背了整整10年!这10年间她又遭遇了什么呢?

  前5年,她还在念书,倒还没什么,这口大黑锅给不知不觉的背着;但自打2013年开始工作后,这口大黑锅就现身显形,发挥威力了!她一次又一次在乘坐高铁或住酒店时,被警方作为有案底人员监控到,拦住盘查问话;要考公务员呢,因为公考有不得有刑事犯罪记录的要求,政审没法通过,也只得弃考。

神吐槽:证明“我”没犯罪,有那么难么?图片

  其实,又何止考不了公务员?但凡与公共利益密切攸关的行业,都是设有一定职业准入门槛的,无一例外都有政审要求。与公务员同等的法官、检察官等且不说了,《律师法》第7条规定:“受过刑事处罚的,但过失犯罪的除外,不予颁发律师执业证书”、《教师法》第14条规定:“故意犯罪受到有期徒刑以上刑事处罚的,不能取得教师资格”……

  一名大好青年,不仅名誉受损,而且职业发展空间受到挤压,很多工作不能干,前途深受影响,权利为之损蚀。

  这口凭空飞来的盗窃入狱的大黑锅,如影随形,成为胡红岩的切肤之痛,且痛入骨髓心头!简直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可涉事警方,却是痛痒无关己身一样!

  其实,偶然中有必然,胡红岩之所以给这口大黑锅撞了腰,也还真有制度渊源的。这口锅就是没砸着她,也说不定哪天会砸着别人。

  《刑事诉讼法》第158条有规定:“犯罪嫌疑人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应当对其身份进行调查……对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确实无法查明其身份的,也可以按其自报的姓名起诉、审判。”警察非万能,侦查工作有其局限性,也难免会遇上实在查不清嫌犯真实身份的时候。

神吐槽:证明“我”没犯罪,有那么难么?图片

  那背上了这口大黑锅,该怪谁?怪罪犯的太过狡诈,借她的身份信息瞒天过海,瞒过了警察?还是怪警方的核查身份不够仔细?还是怪老天爷?但无论怪谁,都不能怪到无辜者头上来!

  如果说,当年办案警察没能查明罪犯真实身份,或许还有可以理解的特别情由;但自打2013年9月问题浮出水面后,胡红岩和涉事警方反复交涉达5年之久,却楞是不能把这凭白飞来、加诸己身的罪名给洗刷掉,却实在说不过去。

  肖像比对过了,指纹比对过了,DNA和家庭成员关系也比对过了,无不证明此胡红岩非彼“胡红岩”,连涉事警方都承认胡红岩是冤枉的,但对不起,案底就是不给消除。

  这5年里,胡红岩多次奔走新乡、郑州两地间,反复辗转其间的机构计有:嵩山路派出所、柳林派出所、丰产路派出所、柳林公安分局、郑州市公安局、河南省公安厅,此外还有郑州市信访局、郑州市纪委、郑州市金水区法院,等等,名单可以拉出一长串,可就没有一家能给解决问题的。

  真是纠错难难于上青天啊!

神吐槽:证明“我”没犯罪,有那么难么?图片

  柳林公安分局宣传处负责人张三向可就说了:“申请报告交到省厅,没了下文。”“关键是案件从胡红岩身上删除了,不就等于盗窃案不存在了,谁来担负这个责任呢?……”

  可不管最终谁来担责,总不能叫无辜者担责,明知人家冤枉的,却还不肯还人清白,让人家把这口大黑锅给继续背下去吧?这不成将错就错一路黑到底了吗?

  何况,要是当年办案民警没能查明罪犯真实身份是客观因素,而非浮皮潦草办案失职所致,那也并不会涉及有人担责的问题。把胡红岩的案底给消除了,也并不等于案件就不存在了,只不过犯案者另有其人而已。

  倒是这如今的有错而不纠,放任无辜胡红岩的权利受损,将错误纠正年复一年的给拖下去,倒有失职不作为,当被严肃究责之虞!

  既然纠错难,问题出在省厅的相关文件和程序,那么,相关文件和程序就该及时作出修订,而不是长期固步自封,僵化执行。

神吐槽:证明“我”没犯罪,有那么难么?图片

  无辜胡红岩的案底须尽快消除,自是毋庸赘言;但此事看来,还真不能仅作个案式的处理——

  省厅方面有必要举一反三,在制度设计层面作系统化的“加打补丁”。此外,亦需追查出现“张冠李戴”错误的真正原因。如果是客观原因导致,那就到此为止;如果是人为因素比如疏忽大意所致,则严肃追究办案警察的失职责任,以倒逼办案警察夯实对嫌犯的身份审查工作。

  最后“友情提示”: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获审议通过,在《刑法》第280条下,新增了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盗用他人身份证件罪——若是因此严重干扰执法活动或造成被害人不良信用记录等权益受损情况的话,可是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哦!

  (于立生)

订阅我们的公众号:黑白漫话   微信ID:heibai_manhua
回复“神吐槽”可快速查看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