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周刊:我这位远方小姨是在搞传销吗?图片

  五一期间,正在外头玩耍的我收到了一位远方小姨发来的微信:

卧槽周刊:我这位远方小姨是在搞传销吗?图片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又来?我才懒得理你呢。

  这事还要从去年底说起。表哥某天给我发了条微信,说沈阳有位小姨想联系我,还给了我她电话号码,让我加下她微信。我当时也没多问,以为这位小姨有事来北京,或者是单纯想联络下感情而已。

  先说下我和这位远房小姨的关系。

  我外公三兄弟,他是老大,下边有两个弟弟,年轻的时候都出去闯荡了,一个定居在武汉、一个定居在沈阳。两位外叔公极少回来,我很小的时候应该见过,但都没什么印象了,尤其是沈阳这位外叔公,一点印象都想不起来了。他有三位女儿,这位让我联系她的小姨,是他的二女儿。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打我出生起,从未与这位小姨谋过面(这一点得到我父亲的证实)。当然,出于礼貌,我加了她微信后,还是恭恭敬敬称呼她一声“小姨”,并说了几句“身体可好”之类的问候语。一番尬聊后,小姨终于进入了“正题”:

  说实话,当时我正准备在老家买套房,还差那么一半首付没凑齐,小姨这番话让我心动了下。然而立马转念一想,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办张卡就够卖房款啦?抢银行都来不了那么快啊!

  于是我在微信上问表哥,这位小姨什么情况,是不是陷入传销组织了。表哥回复说,他也不知道小姨现在在做什么,嘱咐我先跟她聊着,但要“见机行事”。

  出于谨慎,我当时没再跟她继续了。其实我是有农行卡的,但我没有发给她,也没有把我姐姐的联系方式告诉她。她后来拉了个群,把我和表哥、表姐都拉了进去,还在群里说让我把我姐姐都拉进去,我没理她。

  再后来,小姨隔段时间会给我发个微信,内容多是这样的:

卧槽周刊:我这位远方小姨是在搞传销吗?图片

  我更加确信,她应该是陷入某种神秘组织了。

  过年回家,我把这事跟父亲说了,又问了问舅妈,依稀拼凑出了这位小姨的人生画像——早年离婚后一直未再婚,待业在家,有个女儿,据她说研究生毕业,现在沈阳一家机关单位上班。

  说实话,这些信息也并不一定准确。外公在世的时候,两位外叔公就很少回来,他们的子女更是极少联系。20年前外公去世后,也就基本断了联系。于我而言,只是知道在遥远的沈阳和武汉,还有那么几位亲戚而已。至于他们在做什么,甚至叫什么名字,都已经无从了解了。

  不过,基于血缘关系,我还是希望这位小姨能好好的,希望她不是在搞传销什么的。

卧槽周刊:我这位远方小姨是在搞传销吗?图片

  难得有空闲,陪着母亲去赶了一次集,水果、蔬菜、肉什么的买了一大堆,新鲜又便宜。重点是,买了一棵一人高的,已经有嫩叶的石榴树,准备栽到院子里。

卧槽周刊:我这位远方小姨是在搞传销吗?图片

  到家后,换上裤衩背心,多少年没有拿过铁锨的我,开始了艰难的挖坑。

  开始觉得挺简单的,不就一铁锨下去挖一块土出来这么简单么?小意思。但是等干的时候才发现,意思大了去了。

  首先,院子里不是土地,而是上面是铺好的青砖,青砖是由水泥粘起来的,牢固的很。青砖下面是坚硬的土和碎砖头,玻璃碴子等压实的,简单来说就是,非常难挖。

  都夸下海口了,总不能半途而废不是?硬着头皮开始没有节奏和窍门的,用傻劲挖,铁锨和青砖亲密接触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当 当”声。干了没十分钟,我这柔嫩的小手就被磨了俩水泡。

  也许遗传了母亲坚持的性格,开始没当回事,但是遇到困难不把你征服之前是不能投降的。就这样干了得有俩小时,终于挖出来合适深度和宽度的大坑,把石榴树栽了下去。

  随后就简单了,固定好后填土,浇水。看着石榴树,曾经问过母亲,为什么这么多种绿树,偏偏要买石榴树呢?母亲笑了笑没说过,满眼宠溺的眼神。

  刚才查了查,种石榴树的美好寓意是“多子多福、幸福吉祥”。

  原来母亲一直担心我走不出离异的阴影,又顾及我的面子,怕直接说我觉得难看,便借用石榴树来鼓励我。

  妈,谢谢您。

  槽友们,有时间的话请多给父母打个电话,聊聊天。

  咦,好像有沙子迷住了眼睛,这次就写到这里吧。

  下周见!

  【互动话题】

  1 你有没有遇到过类似情况,很久没联系的同学亲友,突然开始“关心”你了?然后你……

  2 在这里,大声说出你想对爸妈说的话!

订阅我们的公众号:黑白漫话   微信ID:heibai_manhua
回复“神吐槽”可快速查看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