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刷到一条新闻:浙江大学博导孔令宏招募“内丹修炼者”参与科学研究的课题已被悄然叫停。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这条消息透着一股不明觉厉的气质:为毛是“悄然叫停”?而不是“猛然叫停”,或者“哗然叫停”?

  多好的一次教育公众传播科学的机会啊。要知道,这中间有很多公众关心却不甚明了的话题——

  内丹真的存在吗?修炼内丹的高手长啥样?能飞升吗?……

  干嘛不借此机会和大家说道说道?莫非是给课题申报人留点面子,好让他们悄然从内丹界回到凡间?

  不知此刻孔教授作何感想。4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还兴高采烈地宣称,已招募到7名内丹修炼者,眼看可以着手进行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历史性试验。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由于涉及到人体实验,该课题在申报过程中未通过伦理审查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看见没,信息量太大了。当我的脑海瞬间涌现出古代一大群内丹修炼神人的形象时,“人体实验”和“伦理审查”这些神秘的词条又实力抢镜。

  当然,还有核心命题——内丹。到底何为内丹?

  孔教授此前解释说,所谓”内丹”就是一个高能量的气团,中医讲”真气”,内丹即真气组成的一个团。听完这个解释,极度缺乏想象力的我,依然一头雾水,这到底是个啥玩意?

  还是度娘直指要害:内丹术是道家一种重要的修炼方法,以修练成仙而达至长生不老为最终目的。此术以人体为丹炉,故称“内丹”,以别于“外丹”之用鼎为炉——这下我放心了,说的不是当年万历皇帝沉迷的小药丸。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我相信如今的大学博导应该没有求仙的诉求。否则,坚持科学与真理精神的大学容不下他。

  按孔教授之前的描述,这个项目中,他们准备结合最先进的核磁共振技术,研究内丹修炼者在冥想状态下脑神经结构发生的变化,探求人体奥秘,同时,为仿照人体脑神经网络构造下一代电子计算机做基础理论研究

  看到没,有科学技术,也有基本常识,目标也很绿色环保——当然,在你能够看懂的情况下。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我试着用我那弱弱的智商翻译一下孔教授的这段话——

  简单来说,就是招募一批内丹修炼高手,身上连接核磁共振仪器,在他们修炼时,实时观测到他们脑电波的状况,以找到内丹修炼对大脑神经网络结构的变化影响。

  所以,实验的过程并不玄妙和复杂,完全可操作可复制可记录可言说。前提是,你得找到实验的变量——内丹修炼高手。

  问题是,如何断定谁是内丹修炼高手?

  孔教授告诉我们完全不用担心。他们以往做过很多研究,能够判断谁是高手。这不,挑选的7人已进入道家内丹修炼第四阶段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一批网友在报道后面咔咔地跟帖,一名网友说:找我啊,在下侥幸进阶大乘期。这真是低调的霸气侧漏。

  学术研究应该包罗万象,应该包容各种有想象力的研究课题,但是有一个底线是无法越过的,这就是伦理。尤其是在涉及人体实验的时候,一定要规范再规范。

  这方面是有铁律的——

  《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第七条明确规定:从事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的医疗卫生机构是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工作的管理责任主体,应当设立伦理委员会,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伦理委员会独立开展伦理审查工作。医疗卫生机构未设立伦理委员会的,不得开展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工作。

  默默为叫停内丹修炼课题的伦理审查机构点个赞。道理不需要多说,想想克隆人为啥过不了伦理关吧。

  说到伦理关,课题申报上得有,提法上也得注意。此前,媒体报道过浙大的“炼丹课”——看来一个地方的“神课”,土壤是关键。

  该校部分一年级本科生在《从神农本草到现代中药》通识教育课上完成了一项与中药相关的作业,即参照唐代医药学家孙思邈所著《备急千金要方》,制成“孔圣枕中丹”。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这一课程其实有些年头了:2010年秋季学期开始由浙大药学院王毅教授面向全校学生开设。

  在网友眼中,炼丹和求仙,齐活了,唰唰的“求报名”。其实正如前面所说,这中间有调笑和误解的成分。只不过,你要好好想一想,为啥会被误解?难道是偶然的吗?

  “孔圣枕中丹”并非什么神奇的仙丹,而是中医里常见的药方。况且经典古籍里本就有它的名份,那可不是什么妖魔鬼怪,更不是研究什么床中术一类的歪门邪道。

  说白了,“炼丹”就是一门普通的手工作业,大名叫“搓药丸”。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但是,术业有专攻,做药也得悠着点,何况这些学生还要亲自品尝自己搓下的丸。而有些媒体报道,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

  浙大开炼丹课,学生做出古代脑白金。

  买几款苦涩有余的中药,搓吧搓吧就成了“脑白金”?我滴神,脑白金会不会生气?哦不会,这种自带免费广告的好事,它才不拦着。

  只是公开称呼“炼丹课”,可就有点过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炼丹文化又成为主流了呢。

  说起炼丹,很有魅惑性。就连杜甫对炼丹也有好感,《赠李白》一诗有句:“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杜甫都如此,何况小青年?

  去年5月,浙江一名29岁小伙,觉得自己处于“亚健康”状态。看了不少修道炼丹之类的书籍,提到炼丹的原料大多是铅、汞。于是从2016年开始,他从网上买来铅板,磨成粉服用:“大概十几天吃一次,一次吃大概小钢珠这么大的分量的铅粉。”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对,您没看错,是估摸着吃,而且还非常有规划性。

  相当于自学成才,只不过,这条路带着他进了医院。他被医生救护,算是走运了,古代无数服丹爱好者,早就一命呜呼了。

  凡事有界限。科学的归科学,巫术扔一边。别再闹了。

  (伍里取闹)

  【墙来了】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一楼当年肯定也是神童。

神吐槽:浙大叫停的“内丹修炼”,其实没那么玄乎图片

  好诗,好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