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

  

在现代高度发达的医学条件下,人类仍面临很多医学痛点,比如癌症、艾滋病,以及秃顶、中年油腻……但至少,时代在发展、技术在进步,比如最近连“换头术”都“成功”了。

让吃瓜群众喜大普奔的是,这一手术是在中国进行的!

今天上午在哈尔滨医科大学,“换头术”中国团队带头人任晓平教授开了场见面会,公开回应外界对“换头术”的质疑。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任教授主要讲了三点意思(真的只有三点):

1.媒体所说“换头术”不准确,叫头移植模型更合适;(纳尼?模型?)

2.记录这次手术的论文刚刚刊出来,外界盛赞这是“医学领域的阿波罗登月”;(就差喊出“换头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了。)

  

3.至于伦理问题,那不是我操心的事儿,我只是个科学家。(你们爱问谁问谁去!)

然而仔细回顾这场的“换头术”,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

没炒作?谁信呢。

这几年,“换头术”隔段时间就会登上全球各大媒体的头条。与发起人、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吉·卡纳维罗(Sergio Canavero)的超强“公关”能力分不开。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2013年6月,卡纳维罗发表了一篇论文,称他将进行一个“换头术”大项目,首字母缩写连起来叫“HEAVEN”,直译过来就是“天堂”。

“换头术”等于“天堂”?听起来很美好啊!

然后在接下里几年里,他不断接受媒体采访,出入TED等场所,宣扬他的“换头术”,一跃成为“学术明星”。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换头术”在哪儿进行?

2015年年初,卡纳维罗接受一家科学网站采访时透露,他将在美国完成“换头术”。

同年8月,卡纳维罗应邀访问哈尔滨医科大学,与任晓平教授会面后又向媒体表示,中国是实施“换头术”的最佳地点。

在媒体报道下,“换头术”两年后将在中国进行迅速热传。

不过哈医大和任晓平均出面表示否认。任晓平称是“媒体误读,现在的确没有时间表”。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一年后的5月,印度一家媒体登出一篇“重磅报道”,称卡纳维罗计划在中国进行首例“换头术”,手术对象是一名头脑健全、四肢瘫痪的中国人。

有媒体求证后证实,这只是卡纳维罗与文章作者在社交媒体上的“瞎聊”,而且卡纳维罗也只是说“打算”而已。

消息传回国内后,任晓平不得不回应说,所谓“重磅”消息纯属无稽之谈,手术时间没定,手术在哪个国家进行也没定。

然而一个月后又有俄罗斯媒体报道说,卡纳维罗称首例“换头术”将在德国进行,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医院。

……

基本成了这样的套路:

卡纳维罗:明年,我们将在X国进行首例“换头术”!(大家快来采访报道我!)

任晓平:呃……这个……手术时间没定!手术地点没定!(楼上就不能消停会么?)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难怪有网友评价说,“卡纳维罗隔三差五就要在媒体上发声,大声疾呼要对别人换头了,就像一个卖大力丸的不断叫卖,你们再不围观,就不表演了。”

爱看热闹的中国人确实被吸引围观了。

其实任晓平本人也对卡纳维罗深感头疼,“纳维罗是比较积极的,但我觉得他积极得有点过火了。”但卡纳维罗不这么认为,他说这就是自己的处世哲学。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利用媒体博取眼球,这是卡纳维罗一贯的套路。

比如今年4月,卡纳维罗又“高瞻远瞩”地将目光投向“换脑术”了。他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透露,全球首例“换脑术”将在2020年左右进行!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是不是似曾相识?!

卡纳维罗有炒作的需要,部分媒体也乐意帮他炒作。

比如这次报道“换头术”最详细,被国内媒体引用最多的媒体来自《每日邮报》。

这家英国小报是报道“换头术”,或者说,报道卡纳维罗本人最勤奋的媒体之一。在《每日邮报》网站上输入“Sergio Canavero”,相关报道有30多篇。

反观西方主流媒体,对“换头术”的报道并不多,态度也多趋向于质疑。比如《卫报》的文章就旗帜鲜明地表示:

现在还没有“换头术”!将来很可能也不会有!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换头术”?夸张了。

抛开炒作这个话题,就像任晓平在发布会上所说,“换头术”这个说法也不准确。

卡纳维罗在维也纳宣布首例“换头术”成功后,知乎上有篇《如何看待世界首例换头(尸体头部移植)手术实验成功?》的帖子。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答主认证为“波士顿大学MBA,生物医学工程硕士”的回答获得点赞最多:“塞尔吉的这个“头部移植成功”的声明是在吹牛,且令人讨厌!”

国内众多专家也深表怀疑,“换头术”?太夸张了!解剖学研究罢了。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卡纳维罗的学术能力也值得怀疑。

自从2014年与工作22年的都灵医院接触劳动关系后(事实上是被医院赶走的),他除了四处接受采访,学术上基本上没啥建树,靠“傍”任晓平刷存在感。

比如这次发表在《国际神经外科》杂志上的文章,任晓平是第一作者,卡纳维罗是第……八……作者。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此外,在西方,无论是从信仰还是职业伦理角度来看,“换头术”实验都是受到绝大部分医疗专业人士所鄙视的。

今年10月,全球最大的神经外科学术组织——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在组织网站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很长,总的意思来说就是:

“换头术”不但在伦理学上不可接受,在科学方面也毫无意义。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就连最早愿意接受“换头术”的俄罗斯人,31岁的斯皮里多诺夫都公开表示放弃了。

据说因为频频曝光知名度增加,他谈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所以……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更大的问题在于,“换头术”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国际医学科学组织理事会和WHO制定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的国际伦理准则》,提出了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需要遵守的多项准则。其中一条是这么说的:禁止进行估计受试者有可能死亡或残废的人体实验。

通俗点讲,如果某项手术有可能致人死亡或残废,就不要做了。

至少就现在来说,“换头术”的成功率很难保证。任晓平自己都说了,他们对1000只小鼠进行试验,换头后成活率才30%-50%,存活时间最长才一天。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对普通人来说,“换头术”能不能接受还是个问题。某网站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表示能接受“换头术”的要略高一点。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毕竟,“换头”后“我是谁”确实是个问题。

煮个栗子。A做换头手术,换上B的身体。那么问题来了,他是A呢还是B呢?

总的来说,无论从哪方面讲,“换头术”都为时过早。之所以每次都能搞个大新闻,无非是因为之前没人做,媒体又愿意配合卡纳维罗炒作罢了。

神吐槽:所谓“换头术” 不过是一场事先张扬的作秀图片

(苍老师: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却又不得不都来采访报道我的样子!)

神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