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精选:微博上那些白富美的真实职业就别太当真了…

我们以为《阿甘正传》结束了,其实一直还在演!

段子精选:微博上那些白富美的真实职业就别太当真了...图片

职业

微 博上那些白富美的真实职业就别太当真了,我给翻译一下:商贸公司CEO基本就是开淘宝店的,总裁助理一般都是网店客服,私营业主不是哪个旮旯开服装店就是哪个墙角开美甲店的,亚洲奢侈品区域总监就是像我前任那样朋友圈卖假包的。

耳机

为什么,有人会在别人戴耳机的时候跑过来,摘掉别人耳机说:“你干啥呢?”

我干你妈。

迹象

我妈拿着一个包裹进我屋,然后从包裹里掏出一条蕾丝小内裤说:“以前你内裤都是纯棉的,说,你是不是谈对象了?”

厉害了我的妈。

政治

老一辈人总感觉对政治不分轻重,这边才告诫过我们不要在网上乱说话,那边马上就转发了一条什么…中南海秘闻。

洗澡(一)

老婆把三岁半的儿子揍了一顿,问原因才知道,她带儿子去澡堂,儿子竟然大声说:“妈妈,你看姐姐阿姨的咪咪都比你的大多了!”

洗澡(二)

去浴室洗澡,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萝莉在哭,哭得那个伤心啊。

周围的人都在说她妈妈:“她要什么你给她不就好了?”

她妈说:“她是想让她爸进来一起洗!”

偷钱

小时候,有一次偷了家里两块钱买吃的,在小卖部被老爸碰个正着。

一顿暴揍后,老爸问我:“钱都锁在抽屉里,你怎么偷的?”

我只好如实回答:“我看见妈妈把钥匙藏在皮箱子底下。”

第二天,我妈对我又是一顿暴揍:“胆子越来越大了啊,敢一次偷十二块?!”

二叔

中学时候放学路上,被几个混混截住。

我急中生智,对着一位路过的陌生大叔叫道:“二叔,有人欺负我!”

哪知混混甚是嚣张,连大人都不怕,把大叔与我都揍了一顿。

混混们走后,大叔为了解气,又把我揍了一顿。

麻花

最风光的时候是读小学:常常是一到校,一群女生就围过来,要绕着操场追几圈,我才把麻花拿出来一人分一根,大家这才嘻嘻哈哈散去。

可惜我家的麻花作坊只开了二年就不干了,爸爸说总对不上帐。

称呼

我从来不介意人们叫我胖子,直到他们改了称呼叫我一坨肉。

爆胎

我建议在车胎里填充五彩纸屑,这样爆胎的时候不至于心情那么糟糕。

斑点

问:豹子的哪一面有更多的斑点。

答:外面。

尴尬

我有一个毛病就是,很容易对尴尬产生同感。

比如我看电视看到一个很尴尬的场景,我也会觉得尴尬的要命,看不下去要马上换台的那种,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我现在看电视看十分钟要换二十次台。

下雪

今天早上天空下起了大雪,大家上班都迟到了。

我说:“昨天晚上我做梦,就梦见今早要下雪,神了!”

经理:“你明知要下雪,为什么不早点出来?今天只有你算迟到!”

喝酒

毕业找工作,面试到了最后,面试官问我:“你喝酒怎么样?”

我平时从不喝酒,顿感五雷轰顶,两秒后灵魂附体,答曰:“我从来没喝醉过!”

最后顺利签了,我TM真的太机智了!

贬值(一)

专家说:“人民币贬值老百姓或成最大赢家”,此话言之有理,赢就赢在老百姓手上并没有多少人民币。

贬值(二)

他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是美元升值…美元!…人民币的事,怎么能叫贬值?”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人民币没有长期贬值的基础”,什么“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属于正常”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波板糖

有一回在精品店,我对着一排很可爱的波板糖正琢磨着要吃哪个颜色的时候,后面幽灵一般的店员弱弱地说:“美女,这些都是避孕套…”

模型

几家单位和民航的人一起搞党建座谈,民航方承接了组织工作,末了还送了我们每人一个小飞机模型。

领导不要模型,给了我,我拿回家两个小飞机给老婆看。老婆说这是谁送的?我得意的说是漂亮空姐送的。

老婆勃然大怒说:“这是暗示你双飞是不是!?”

段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