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人最可怕的是什么?我们可能会说罪恶、魔性、邪念,这些都没有错,然而事出必有因,如果一张白纸没有被任何颜色渲染,那它终究是白色。因此能够使一个人养成魔性、邪念、罪恶的因素是什么?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透过《恶魔蛙男》的解释,主要的因素就是安逸以及愚昧,为什么安逸的社会会助长人的魔性?当我们告诉一个人一定要过得稳定并且不能违背时,则会挑起他的好奇,倘若压抑他的好奇,就会变成邪念,最后成为罪犯,而恶魔蛙男(妻夫木聪饰)仅是其中之一。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编剧评价(普通、杰出、精湛、完美):完美

《恶魔蛙男》的概念有点复杂,但也不是相当复杂,因为不仅仅是探讨病态杀人犯的状态与心理,而是提到许多日本社会的实际情况。其中最鲜明的部份为日本社会的愚昧,电影接近结尾的部份,恶魔蛙男说:『当大家知道真相,我这种人也会受到怜悯吧!』而遥(尾野真千子饰),则被一个记者问说:『伤害一位无辜的人,妳有什么感觉?』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其实这是一种剧本的写法,刻意将发生过的省略,直接将后续的故事演出来,让观众去猜想当中发生了什么而导致这个局面。虽然蛙男确实为病态杀人犯,随着媒体揭漏他的过去,挖出他年幼时期,父母也遭受病态杀人犯杀害,导致蛙男将杀人当作一种艺术;反过来看人生相对顺遂的遥,也就逐渐被日本群众鄙视、厌恶。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恶魔蛙男》更利用小细节说大故事的方法来推进故事,例如:雨天犯案、被咬伤的拇指、抓痒,这些都推动了故事的演进,也纰漏日本社会的安逸、愚昧。日本的压力相对比台湾大许多,每个人似乎都在压抑自己,这种压抑来自行为必须端正、必须符合他人眼中的期望。如此,整个社会就像压力锅,大家的情绪需要出口,当有一位不同的人被揭发,也就成为大家抒发情绪的标的,因此恶魔蛙男是其中之一,遥也是其中之一。

安逸带给人稳定,同时也让人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当安逸供不应求,迫使自己拼命才能换得稳定时,社会也就成为压力锅。《恶魔蛙男》完整凿开这项问题,其严重程度可能已不乐观。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导演评价(普通、杰出、精湛、完美):完美

导演大友启史对于杀人艺术的诉求相当写实,虽然会使人不舒服,却让人难以忘怀,各种血腥的画面都再再显示蛙男的可怕。以及大友导演逼迫小栗旬到顶点的表演,绝对是电影中的一大精粹。当蛙男准备为害泽村(小栗旬饰)的妻儿时、当泽村来来到蛙男的家时,其中有许多将自己撕裂的演出,大友导演将摄影机定住,或者特写脸部,这个部份是一种日本电影特有矫情,电影中使用这类手法的镜头,将近有四十分钟,可能觉得电影时间被拉长了,不过这种特有的日式矫情,才能传递出《恶魔蛙男》撕裂的情绪顶点。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演员评价(普通、杰出、精湛、完美):精湛

小栗旬确实精彩,面对需要高超表演的镜头,他没有使任何人失望,演出一位沧桑刑警应有的韵味。然而妻夫木聪带着面具演戏、并且戏份不多的情况下,仍然冲出角色的邪恶气息,难度确实比小栗旬困难许多,但两位凸显了故事的调性,同时没有瑕疵,更成就了这部大胆的电影。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总体评价(普通、杰出、精湛、完美):完美

恶魔蛙男就是恶魔,日光形皮肤炎也证明了这点。蛙男因为放不下自己的父母成为艺术品,因此他决定制造更多艺术品来放在博物馆,这点其实也展现了蛙男成为孤儿后,思念双亲的缺憾,因此他越执意,皮肤炎就越严重,邪念也越强大。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至于为什么泽村的儿子也得了日光形皮肤炎,这里归纳两种可能:第一,因为他亲身体验被蛙男囚禁,他放不下,因此开始有了邪念。第二,蛙男的行为渲染或转移,这也就代表泽村与蛙男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同时也呼应泽村的问题:这个事件应该如何结束才好?

《恶魔蛙男》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图片

我们可以将以上两种当做结局的解释,电影是主观的,结局如何解释取决于自己,《恶魔蛙男》相当暴力同时震荡了社会,给完美评价就像正视安逸中潜藏的危机与问题,并提醒自己不要过于安逸。

电影